投资美债互利双赢–外管局长

* 美国国债是全球最大市场,投资美债互利双赢–外管局长

* 外储投资黄金受限,若增持或会推高金价

* 人民币自由兑换终极目标未改

* 打击热钱需要各部门联手

作者 沈燕/谢衡

北京3月9日电—作为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及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中国外储的运用和收益无疑令全球市场瞩目.掌管近2.4万亿美元外储资产的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认为,中国的外储实现了保本增值的目的,并明确表态投资美国国债是互利双赢的选择.

对于中国外储增持黄金的建议,他则表示因受制于诸多条件限制,黄金很难成为中国外储投资的主要标的.在两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还同时强调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终极目标并未改变,但推进过程会更加稳妥和安全.

“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最大的国债市场,我们外汇储备的规模比较大,可以想象,美国国债市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他称,”买进和卖出美国国债,是我的投资团队几乎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是完全正常的.”

受国际收支双顺差影响,中国的外汇储备已从2002年末的2,864亿美元增至2009年末的23,992亿美元,增长七倍多,年均增速达36%.

易纲并强调,投资美国国债是一个市场的投资行为,不希望把这件事政治化,而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投资者,在这种投资的过程中,完全可以达到一个互利双赢的结果.

美国财政部此前经修正後的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底,中国仍为美国国债的最大单一持有国,共计持有美国国债8,948亿美元.

**多元化投资组合**

庞大的外储资金如何运用,尤其是经历金融危机的阴霾後,中国外储是否损兵折将,以及如何达到保值增值的目的也成为全球关注的重点.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和多层次的投资结构无疑让中国的外储实现了保本增值的目的.

“我们最重要的管理方法是把资产配置好,在资产配置上要强调分散风险,”易纲称,”在货币层次上,我们有美元、欧元、日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是一个分散的组合.”

他指出,现在中国的中投公司[CIC.UL]、外汇储备、社会保障等都有在境外的投资,多元化的投资有利于提高外储资金运用的效率,大家在分工和职责上也各有不同.中国未来的方向是更多地增加民间的海外投资.

易纲提到,中国外储实行国际通行的货币和投资多元配置策略,不参与短期投资炒作,在投资中并没有投资次贷、CDO等高风险产品,主要投资于政府类,机构类,国际组织类,公司类,基金类等资产.

“中国的外汇储备经受住了这次严重金融危机的考验,保持了资产的总体安全.2008年和2009年,可以说这两年是危机冲击最严重的两年,我们都实现了在保本的基础上,有了一个比较好的收益.”他明确指出.

**黄金不会成为外储投资主渠道**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的理财古训在全球爆出的金融危机中再次充分体现.目前伦敦现货金价格比2008年四季度最低点上涨65%,而中国外储中的黄金持有量也明显提升.

易纲透露,在过去几年中国以合理的价格增持了400多吨黄金,故到去年末中国黄金储备达到1,054吨,在世界排名第五;而中国民间积累的黄金应大大超过3,000吨.

“黄金是不错的资产,但中国从国家和外储的层面增持黄金受到限制.”易纲明确指出,”黄金不可能成为外汇储备的主要渠道.”

他进一步解释称,世界黄金市场容量有限,如果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地购买,势必推高国际市场黄金价格.

此外,从过去30年黄金价格的走势看,投资黄金的收益并不理想.”对于很多朋友增持黄金的建议,我们会根据市场的情况慎重地考虑.”易纲称.

在易纲上述言论发表後,伦敦现货金XAU=价格即应声下跌3美元,从每盎司1,123美元下探1,119.5美元,稍後略有反弹.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此前表示,对中国来说金价下跌都是买入良机,中国有必要在较长的时间内持续购入黄金.[ID:nCN0890699]

**多部门联手打击热钱**

而伴随着人民币升值预期,外贸出口恢复性增长,以及中国利率水平相对较高,中国并不讳言未来一段时间外汇资金流入的压力会加大.

在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中,有多少是流入的热钱?这一直是学界热衷讨论的话题.

“关于热钱的定义有很多争论.在一个资本完全开放的国家,以短期投机为目的而流进、流出的钱是热钱.”学者出身的易纲指出,”中国资本项下还没有完全实现可兑换,还没有完全开放,所以在资本管制下的热钱和在资本完全可兑换情况下的热钱实际上是很不一样的.”

他表示,目前社会上比较流行的对热钱估算的方法”残值法”,即”新增外汇储备-贸易顺差-实际利用外资=热钱”.但这一算法不够科学,”漏掉了很多项”,估算中国热钱规模的方法需要进一步改进.

他指出,根据长期的观测,中国跨境资金的流动大部分是合法合规和合理的,是在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可以解释的.当然,也不排除部分违法套利的资金混入.而要防范热钱需要标本兼治,应配合多个部门共同打击.

此外,易纲亦再次重申中国对人民币汇率的”维稳”立场,”中国一直在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总体上我们会不断地完善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在这个过程中,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浏览中国两会相关新闻,请点选[POL-CMN-CN]

–审校 张喜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